10 亿像素修复《最后的晚餐》:犹大的钱袋、耶稣的脚清晰可见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6-29 06:40

端午最后一天,不管你是出门打卡了哪些网红景点,还是待在家 “云”游了朋友圈,文摘菌给大家准备了一份大礼。

达芬奇的著名画作《最后的晚餐》被谷歌高清修复了,而且,谷歌利用超高像素数码相机技术,让你无需亲临现场,只要在 “谷歌艺术与文化”主页上就能观赏这幅旷世奇作了。

比如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犹大的钱袋:

或者是… 耶稣的脚:

除了《最后的晚餐》,该线上展览还展出了 230 多种精选照片和视频,包括 24 幅艺术品,这些艺术品都是通过谷歌 Art Camera 以超高清晰度进行数字化处理,“游客”甚至可以挑选细节放大观看。

谷歌艺术与文化全球业务主管 Luisella Mazza 说:“你真的可以前所未有地放大最精细的细节。”她指,摄影艺术小组制作了 15 世纪早期画作的高分辨率图像,使人们可以放大并以前所未有的细节观看艺术品。

Art Camera 帮助 10 亿像素修复《最后的晚餐》

谷歌的 Art Camera 项目在 2016 年正式提出,短短几个月内就已经扫描并存档了 200 幅超高分辨率千兆像素图像的艺术品。

文化学院技术项目经理 Marzia Niccolai 介绍道,Art Camera 的设计与使用比普通相机还要简单,这也有效帮助了博物馆和其他机构开始针对艺术品和文化进行数字化处理,最重要的是,Art Camera 速度也很快。

“以前处理一幅画作可能要花费一天时间。为了让你有更直观的感受,一幅一平方米大小的画作,处理起来就至少需要 30 分钟。”

经过几年的更新,谷歌已经制造了 20 台 Art Camera,谷歌也会将一些 Art Camera 借出供博物馆等机构对画作进行数字化处理。

Art Camera 的工作方式是这样的:首先,它被悬置在挂有画作的墙壁前面;然后,操作员将相机对准图像的每个边缘;相机知道要画作的空间大小后,便会开始工作,并自动寸步移动,同时拍摄极致特写镜头;拍摄完成后这些特写镜头会发送到谷歌的服务器,由服务器将其转换为一个千兆像素文件。

如今,利用谷歌 Art Camera,使用激光和声纳捕捉微小的细节,创建出了 10 亿像素的《最后的晚餐》,在画中,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门徒多马的手指、犹大的钱袋,门徒的活动在画里都变得活灵活现,艺术品也变得生动起来。

Mazza 补充说:“达芬奇画中笔触的裂缝也会看到,在现实生活中出于保安原因很难接近艺术品,即使参观者能尽可能靠近,但我们在场馆内可以站在画前多久呢?现在我们可以安享家中鉴析艺术品每一个引人入胜的细节。”

此外,谷歌进行其项目的另一目的是为保存该画,由于达芬奇使用了实验技术进行绘画,因此在过去的半个世纪画面一直在褪色。Mazza 相信,新技术复修后的画 “使看不见的东西可见”。

《最后的晚餐》:世界上最脆弱的一件作品

说到达芬奇,可能大家想到的首先是《蒙娜丽莎》,但是在艺术史上,可以说,《最后的晚餐》享有的地位丝毫不低于《蒙娜丽莎》。

《最后的晚餐》创作于 1495 年至 1498 年之间,受当时的米兰公爵卢多维克 · 斯福尔扎所托,绘制在恩宠圣母(Santa Maria delle Grazie)修道院餐厅的墙壁上,虽然《最后的晚餐》画在墙壁上,但它不是一件壁画。传统的湿壁画要求画家在石膏变干之前迅速完成绘画,只有这样颜料才会渗入石膏中。

但是,达芬奇做了一种新的尝试,在完全变干的石膏底上,他使用了蛋彩画的方式来作画,可以说,这个试验并不成功,因为这幅画作不到二十年,涂层就开始剥落。这也使得《最后的晚餐》成为世界上最脆弱的一件作品。

修复之前

而之所以达芬奇会选择利用蛋彩画,曾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达 · 芬奇手稿的萨宾娜 · 斯福尔扎 · 加里特兹亚指出,在《最后的晚餐》中,达芬奇预言了人类的未来,正如早在公开质疑地心说后被烧死的布鲁诺一样,达芬奇甚至要早于布鲁诺发现地心说的不正确,但碍于宗教原因没有公开。

加里特兹亚认为,达芬奇利用蛋彩画进行创作的初衷同样在于此,他要舍弃传统的画法,力争将这幅画画得完美,因为他期待着某一天有人能够揭开其中的秘密,从而帮助人类度过末世之劫。

有关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中的种种谜题仍然面对当代艺术家和大众开放

这次谷歌选择修复《最后的晚餐》,也正是试图想要让艺术逐渐大众化,这也让文摘菌想起之前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利用机器学习和 AI 技术修复了伦勃朗著名画作《夜巡》,技术与艺术的结合永远都是那么美妙。

链接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